A

關于我們

BOUT US

C

聯系我們

ONTACT US

烏魯木齊市華豐眼鏡有限責任公司

郵政編碼:830011

座機:0991-3678569

地址:烏魯木齊市新市區河南西路60號融海大廈20樓

烏市食藥監局檢查7家“視康中心”:普遍存在價格混亂、夸大宣傳

點擊數:8342017-09-15 16:57:45 來源: 烏魯木齊市華豐眼鏡有限 責任公司

“攻克近視,摘掉眼鏡”、“簽約視力1.0!”……俗話說,眼睛是心靈的窗戶,如果您家中的孩子不幸也步入了近視的行列,當作為家長的您看到這樣“有力”的效果承諾時,內心是否也會蠢蠢欲動?

近年來,隨著青少年近視、弱視等人群的不斷增多,各類“視康中心”也如雨后春筍般涌現。這些“視康中心”狀況何如?康復效果怎樣?7月24日,新疆晨報記者隨同烏市食藥監局醫療器械處的執法人員走訪了7家此類“視康中心”,發現這一行業分別普遍存在價格混亂、夸大宣傳、缺乏專業人員的狀況。

“對于的青少年視力康復,國家尚無統一的行業及效果評價標準,各位家長還需睜大眼睛,謹慎選擇。”烏市食藥監局醫療器械處處長李興琪提醒廣大家長。

自治區中醫醫院眼二科副主任薛金山說,真性近視沒法治療,假性近視多源于調節功能不足,眼軸尚未發生改變,因此散瞳之后,視力就能恢復正常。

7月24日12時許,一名弱視小朋友正在烏市北緯三路華豐眼鏡視光中心,進行穿珠子訓練

暗訪現場1 :堅持治療 孩子視力可恢復到1.0

7月24日12時,在位于烏市北緯三路一家名為明普慧視的視光培訓中心內,五六名六七歲的孩子正圍坐在一樓大廳內玩著棋類游戲。

新疆晨報記者隨同高新區(新市區)食藥監局的執法人員進入后,立即有人迎了上來。

可能一同進入的人數過多,當新疆晨報記者表示孩子四歲,存在散光的情況,一名穿著白大褂的女性工作人員并沒有詢問散光的程度,卻反問道,“四歲的孩子能準確表達嗎?”

當新疆晨報記者詢問效果時,對方表示,“我們這不是治療,是對做康復,不能給你保證效果,但是每天都有幾十個孩子來,不好他們肯定不來的。”

在二樓大廳中,擺放著一個半人高,體積類似小型單筒洗衣機的設備,兩個孩子的太陽穴附近各貼著一個圓形貼片,正在儀器旁接受康復。

“這是什么原理?”面對新疆晨報記者的詢問,該工作人員回復說是“生物波”。

當新疆晨報記者追問這種波是如何起作用的,這名工作人員岔開話題,“我覺得你不是給孩子看病的……”

當新疆晨報記者再次追問康復后的效果時,“不見到你孩子,我怎么給你說呢?”工作人員不再正面回復新疆晨報記者的提問。

隨后新疆晨報記者發現,在此前執法人員暗訪時,放在該視光中心大廳內,一張內容為“簽約視力1.0”的標牌已經沒有蹤跡。該中心工作人員,對于問題的回答也十分謹慎,不再像最初暗訪時,給執法人員口口聲聲保證“接受治療后,視力一定可以恢復到1.0。”

隨后,當執法人員亮明身份,要求商家出示營業執照、從業人員專業資質及使用設備的資質時,對方表示,“這些東西都不在店里,以后送過去。”

在店外,新疆晨報記者從一名送孩子前來康復的家長處了解到,“他們說過,只要堅持治療,就能讓孩子的視力恢復到1.0。”

7月24日14時許,烏市北京中路附近十三街四棟一棟居民樓內,一家名叫“目明爾來”的青少年視力康復中心的門久敲未開

暗訪2:視力養護期間 禁止冷飲甜食玩各類電子產品

隨后,在位于烏市青海路一家名為“北京悅目科技”的視力養護中心,門匾上打出了“攻克近視,摘掉眼鏡”的標語,店內類似于望遠鏡的治療儀售價6800元。

在烏市食藥監局執法人員的檢查中,店主對近視的治療卻做出了與門匾上的不同解釋,“眼睛每天都在用,這個效果特別不好說,有效果好的能到1.0,但必須要終身治療,不然反彈是難免的。”

而在店家與接受治療孩子及家長簽署的《承諾協議書》中,明確在視力養護期間,不得吃一切冷飲、甜食,禁止玩各類電子產品、看電視,學習一個小時必須休息15分鐘,每天必須遠眺50組,每天需完成累計一小時以上的運動……

而此類的承諾書或護眼指導,在走訪的這7家視光中心中,新疆晨報記者也曾多次見到。

“孩子如果能做到這些,自然都能保持一個良好的視力,對于假性近視的孩子,視力也能得到較好的恢復。”烏市某三甲醫院眼科,從業近20年的專家表示,商家對于視力康復或治療鋪設了太多的“前提”,對于普通的孩子來說很難全部實現,“那么一旦視力恢復效果不理想,商家也就有了托詞。”

7月24日15時許,執法人員在位于烏市青海路附近的“北京悅目科技”視力養護中心內進行檢查

暗訪3:每個療程費用最多2000元

在隨后的走訪中,此類專門改善孩子視力的各類“視康中心”可謂是五花八門,康復內容既有主打近視的,也有號稱對“弱視”、“散光”、“斜視”有明顯效果的。而治療方式,既有遠近交替的物理鍛煉,也有“生物波”,更有電擊、中藥按摩等。

同時,各類治療方式大都以“月”為單位計算療程,每個療程的費用大都在1000-2000元之間,而這些以“康復”為名,卻又以“療程”為時間單位進行收費的“視康中心”面對執法人員時卻都有一個共同點——對于康復效果不能保證。

此外,該行業普遍存在營業資質不全、無銷售醫療器械權限、從業人員不具備眼視光醫學資質的現象。在新疆晨報記者走訪的7家“視康中心”中,有3家的負責人表示是加盟了連鎖機構,但都無法提供或缺少合法資質。

而在烏市青年路月光小區的二樓民宅內,一家名為“康視明”青少年視力康復中心所使用的穴位按摩的“中藥”,沒有合法藥品標識,包裝上僅有“衛妝準字”的注冊號,“這說明他們按摩所用的,并非藥品,而是化妝品。”烏市食藥監局執法人員表示。

在當天的暗訪與檢查中,僅有位于烏市北緯三路的華豐眼鏡視光中心,能夠提供配鏡、制鏡、弱視康復專業人員眼視光的醫學專業資質,及檢查、治療所用到的所有醫療器械的合法資質。

該中心視光主任王彥建坦言,“一旦近視形成,就沒有什么有效的治療效果,因此他們中心主要是針對弱視進行專業康復,營業一年來,已先后指導25名弱視患兒進行了康復訓練。”

7月24日16時許,在烏市青年路月光小區的二樓民宅內,一家名為“康視明”青少年視力康復中心所使用的穴位按摩“中藥”,沒有合法藥品標識,包裝上僅有“衛妝準字”的注冊號,這說明他們按摩所用的,并非藥品,而是化妝品

提醒:無行業及效果評價標準,家長需謹慎選擇

“有需求,就有市場。”烏市食藥監局醫療器械處處長李興琪表示,電子設備的增多,工作壓力的增大,運動時間的減少,讓如今一個個孩子都帶上了小眼鏡,可作為望子成龍,望女成鳳的家長們,卻不愿意讓子女“輸在起跑線上”,但凡有機會能讓孩子重新恢復健康視力,都會不遺余力。而這種需求,就在一定程度上催生了類似于“視康中心”行業的產生。

“但目前,國家對這一行業并沒有明確的要求和標準,對于康復效果也沒有明確的評估準則。”李興琪坦言,而此類機構也多以“康復”為名,并非是醫療行為,所以相關職能部門對于他們的這種經營或康復形式也很難管理。

但在走訪中,也不難發現,這一行業中普遍存在夸大宣傳、使用設備簡陋,醫療器械沒有備案或不具備相應資質,而人員也大多不具備眼視光的醫學背景。

“因此,如果家長要給孩子們進行視力康復,一定要選擇設備齊全、人員具備資質的正規機構。”李興琪提醒廣大家長。

一旦成為真性近視 治療只能延緩度數增長

新疆晨報訊(記者 夏莉涓)近視、弱視、散光……這些青少年常見的眼部屈光不正真的可治嗎?正確的治療方式又是什么?帶著疑問,新疆晨報記者專訪了自治區中醫醫院眼二科副主任薛金山。

記者:弱視、近視、散光,這些眼部問題都能夠治愈嗎?

薛金山:在弱視、近視、散光等青少年常見的屈光不正中,弱視是可以治療,且有明確的評估標準,而近視則要分為假性近視和真性近視,一旦發展為真性近視,任何康復、治療方式都無法再讓視力恢復至最初的健康水平,也就是無法治愈,只能延緩度數的提升。

而對于近視眼伴調節功能障礙,是可以通過調節功能訓練進行治療的,而散光則屬于眼球先天發育不足,除了手術矯正,沒有其他有效的治療方式。不過,對于兒童散光,是可以通過佩戴硬性角膜接觸鏡加以控制的。

記者:真性近視和假性近視如何區分?

薛金山:通常來說,假性近視是由于調節過強導致,真性近視的發展往往與調節滯后有關。

而散瞳是區分真性近視和假性近視唯一的方式,散瞳之后如果視力正常了,就是假性近視,如果仍然表現為近視,那就說明已經是真性近視了。

眼睛就像一架照相機,晶狀體相當于照相機的鏡頭,視網膜相當于照相機內的膠片。真性近視通常是由于看近處東西過多,用眼過度,導致眼軸變長,而導致呈像落在視網膜前。

簡單點說,就是真性近視是因為眼軸發生了物理改變,變長了,因此,不論你是針灸、訓練還是穴位按摩,都不可能讓這個已經變長的眼軸“縮”回去,只能起到緩解視疲勞,延緩度數增長的效果。

記者:那對于弱視應該如何治療呢?

薛金山:導致弱視的原因有很多,不同的病因,治療方式也會有所不同。

比如,對于近視、遠視、散光等屈光不正而引發的弱視,首先是需要驗光配鏡,讓事物的呈像重新落回視網膜上,然后通過儀器進行如“光刷”、“紅閃”、“后像”等方式的治療,同時輔助畫畫、穿針、穿珠子等訓練方式。

需要強調的是,所有的這些治療都需要在戴眼鏡,讓視力恢復正常的情況下完成,不戴眼鏡的訓練是無效的。

而對于因調節功能不足的弱視,則可以通過軟件或圖片等方式,讓孩子交替看遠、看近的訓練方式,讓孩子的視物逐步恢復清晰。

記者:弱視的治療如何評估?

薛金山:所謂的弱視,就是戴上眼鏡矯正后,視力也非常低,目前接觸的弱視患兒中,視力最低的戴鏡后僅為0.05。因此,治療后,戴鏡矯正視力是否能夠恢復到0.8以上,是評估弱視治療的主要標準。

記者:對于近視是否能采取類似的治療方式?

薛金山:這也要區分來看,如果真性近視同時伴調節功能障礙,是可以通過調節功能訓練,來延緩近視程度的加劇的。但如果只是單純的真性近視,沒有調節功能障礙,卻又對孩子進行了這種“看遠看近”的調節訓練,不僅無用,甚至還有可能加速、加重近視的發展。

記者:在做視力康復前,有什么是需要注意的?

薛金山:在做視力康復前,一定要先進行視力評估,根據評估結果,再選擇不同的治療方式。


【責任編輯:(Top) 返回頁面頂端
拳皇命运16集 广东时时彩十分快乐 竞彩258篮彩网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迷你世界做图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了 重庆时时龙虎和怎么玩 广西快3走势图表近 海南飞鱼有直播吗 闲来麻将游下载安装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推荐 今天浙江11选5开奖结果85期 广东快乐10分怎么玩 怎样稳赚时时彩返点 北京pk10计划50期连中 娱乐平台下载 四川麻将怎么胡牌